25

Sep

以智能合约与区块链电子存证为视角的区块链技术应用及其法律问题研究

10:59 PM

近年来,随着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区块链由最初少部分人的狂欢逐渐成为引领社会变革的新技术。由于区块链技术具备去中心化、不可篡改、分布式记账等优势,使得其在各个领域拥有着广阔的发展前景。目前,这样一项技术已被应用在了法律领域当中,但与其他新事物一样,在现有法律法规体系下,该项技术同样会面临法律适用的相关问题。本文将以智能合约与区块链电子存证为视角,介绍其在法律领域的具体应用以及探讨与此相关的法律问题。
 
区块链介绍
 
通常而言,区块链是指一个分布式的数据库,维护一条由持续增长的数据记录列表构成的链,具有去中心化、不可篡改、不可逆、分布式共享、共识信任机制等重要特点,其通过加密算法、点对点网络、共识算法等计算机技术,为各个参与者提供了可靠、可信、真实、公开与透明的交易平台。与中心化的数据平台相比,通过区块链记录的数据相对真实可靠且不可篡改的,因此,区块链解决了参与者之间的信任问题,参与者之间完全可以放心地进行直接交易,而不需要依赖第三方机构的信托背书,也不需要第三方机构的监督。目前,区块链已经开始应用在多个领域,尤其是金融行业涉及支付结算、票据、数字货币、征信等方面的业务,而智能合约与区块链电子存证则是区块链技术在法律领域的应用。
 
智能合约
 
智能合约(Smart Contract)是一种借助信息化技术传播、验证或执行合同的计算机协议。智能合约由计算机代码构建,其完全自主地按照代码执行相关命令,而不需要人为干预,也无需彼此信任,“自治”、“自足”与“非中心化”是智能合约的三个要素。
由于智能合约采用的是计算机编码来设定合同条款,整个合同框架与条款内容呈现的是“if-then”形式,即如果达到某种特定事件、行为或时间时,则执行相应情景下的特定行为。
智能合约的具体应用场景时,许多人都会用房屋租赁合同作为例子,即出租人与承租人双方之间关于租金的缴纳与钥匙的交付是通过智能合约来实现的。
 
例子:
 
出租人与承租人在区块链平台上构建一份租房事宜的智能合约,其中承租人向出租人支付的租金是一种加密货币,而出租人向承租人交付的房屋钥匙是一种电子密钥。假如双方约定租期一年,每月5号交纳租金,那么到了每月5号这一天,区块链平台就会自动将租金划到出租人的电子钱包,并且与此同时会向承租人交付电子密钥。
 
在整个交易过程当中,区块链扮演着一个中介机构与中立裁判者的角色,杜绝了出租人与承租人的主观行为对合同履行的影响,同时由于区块链会对每次交易节点进行记录与加上时间戳。因此,每次交易都会有迹可循而且不会被篡改,这也解决了双方之间的信任问题。但这样的一种计算机编码所形成的合同条款是一套生硬的执行标准,在现实当中可能会发生某些影响合同履行或者出现合同变更、终止的情形,如在租赁期限内,双方因出租房屋的质量问题发生争议、或者出现情势变更或不可抗力情形,如果区块链不能完全地将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形都包含在内,或者不能够与现实生活进行联动,不具备一种自我调整机制,对现实生活中发生的情形不能立即做出快速反应,那么继续执行智能合约中固定的已有标准必然会对合同一方甚至双方产生不合理与不公平的结果。
 
区块链电子存证
 
由于区块链具备不可逆、不可篡改、加密算法与分布式等特征,因此在区块链上形成与提取的数据往往会被认为是真实、可靠与值得信任的。正是因为区块链具备这样一种能够自我证明的功能与机制,因此,借助区块链电子存证对已发生的事实(包括各种数据、信息、内容等)进行固定,实现证据的保存与记载,将有利于法官在审理具体案件中查明案件事实,实现法律事实无限接近甚至等同客观事实的目的。
 
区块链电子存证主要是利用区块链技术的时间戳功能与“锚定技术”等实现数据真实性的证明目的,其技术原理简单地理解就是将某个时刻出现与存在的数据(包括电子合同、网页截屏、电脑文档、视频文件、通话记录等可以进行电子化的“源文件”)通过加密保护的方式记录和保存在区块链上,并对数据加盖时间戳,保证数据的原创性、完整性与不可篡改,实现数据的自我证明。
 
区块链电子存证的实务案例
 
在我国司法实务审判中,杭州互联网法院在审理一起版权纠纷案中采纳了区块链技术存证的电子数据,这也是我国法院首次在司法审判中认可区块链电子存证的法律效力。
 
在该案件中,原告杭州某公司为证明被告深圳某公司在其运营的网站中发表了原告享有著作权的相关作品,原告通过自动调用谷歌开源程序 puppeteer对侵权网页进行图片抓取,同时通过调用curl获取目标网页源码,并将网页截图、源码和调用日志等压缩包计算成哈希值上传至FACTOM区块链和比特币区块链中。
 
在审查区块链电子存证法律效力方面,杭州互联网法院通过对电子数据来源的真实性、存储的可靠性、内容的完整性以及与其他证据相互印证的关联度这几个维度对案涉的区块链电子存证法律效力进行了审查与论证,具体为:
 
(一)在审查电子数据来源的真实性方面,杭州互联网法院认为可以从电子存证平台资质是否合规、产生电子数据的技术是否可靠与电子数据的传递路径是否可以追溯等方面来判断;
(二)在审查电子数据存储的可靠性方面,杭州互联网法院认为可以从区块链存放内容是否相互印证与区块节点生成时间是否符合逻辑等方面来判断;
(三)在审查电子数据内容的完整性方面,杭州互联网法院认为可以通过哈希值验算的方式来判断电子数据内容是否未被修改;
(四)还要结合电子数据与其他证据之间相互印证的关联度来判断电子数据的证明力。
 
本案中,杭州互联网法院认为原告采用了谷歌开源程序 puppeteer这一具有较高可信度的自动抓取程序进行网页截图与调用curl来进行源码识别,保证了电子数据来源的真实性,同时通过将电子数据上传至FACTOM区块链和比特币区块链(这是目前电子存证领域较为常用的区块链存证平台,具有较高的公信力)进行存证固定,确保了电子数据的可靠性,并且通过哈希值验算,以及与其他证据能够相互印证的前提下,杭州互联网法院最终认定原告提交的区块链电子存证具备法律效力。
 
区块链电子存证法律效力分析
2018年9月6日,最高院出台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互联网法院审理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其中第十一条是关于判断电子数据真实性的规定。根据该规定,法院在判断电子数据真实性时需要审查电子数据生成、收集、存储、传输过程的真实性,并且还强调着重审查电子数据环境的清洁性、主体和时间明确性、内容的准确性、不可篡改性等,该规定第二款又专门规定“当事人提交的电子数据,通过电子签名、可信时间戳、哈希值校验、区块链等证据收集、固定和防篡改的技术手段或者通过电子取证存证平台认证,能够证明其真实性的,互联网法院应当确认”,这意味着区块链固证存证技术在我国首次得到司法确认,其在我国司法层面的应用迎来重大突破。
 
有人会认为即便第二款对于采用区块链技术存证固证作出了专门性规定,但对于采用该技术收集和固定的电子数据还应当按照第一款确定的审查方法和原则来审查证据的真实性,不能当然就认定其具备真实性,但笔者并不完全认同该观点。
 
因为区块链通过采用分布式数据储存、去中心化、加密算法、共识机制等计算机技术保证记录在区块链的数据相对不可篡改和不可逆,意味着数据一旦经过验证并添加到区块链之后,就会被永久储存起来,并且发生人为修改、删除、调整或者变更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因此,该等数据是高度可信与可靠的。这意味着,区块链实际上就充当了一个中立第三方机构的角色,其功能和作用与公证机构一样,保证数据被真实地保存和固定下来。我国民事诉讼法规定在没有相反证据的前提下,经过法定程序公证证明的法律事实和文书应当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既然对于经过公证的证据可以直接认定其真实性,那么同样地,在没有相反证据推翻的前提下,对于采用区块链技术存证固证的电子数据应当也可以直接认定其真实性,而至于其被上链之前是否存在被破坏、修改与调整的情形,是否完整、准确和客观,应当要由另一方举证证明,也就是前面所提到另一方需要提供相反证据来推翻该电子数据。
 
然而,在现阶段,允许法院在司法审判实务当中直接认定区块链电子存证具备真实性的做法还尚不成熟。我们知道,由于公证方式已长期且大量地在司法实务领域中得到应用,具备相应的法律法规、指导意见及行业规则等予以规范,拥有一套成熟的具备实操性的标准,并且还易于司法审判人员理解,因此,公证证明的法律效力容易得到司法审判人员的认可。而与公证方式相比,区块链电子存证目前面临的一个主要的问题是缺乏一套统一的且具备实操性的执行标准。
 
现阶段,区块链电子存证在第三方存证平台的筛选、执行的技术标准、采用的区块链平台、存证的流程与方式、司法审查的标准等方面都没有统一的司法认可标准。由于无法按照既定的统一标准对区块链电子存证的法律效力进行审查,加上区块链属于新型的技术,多数法官对该技术并不了解,就会容易导致裁判尺度不一致的情形,不利于实现裁判结果的公平公正。
 
针对这种情形,可以考虑对第三方存证平台实施准入制度,即取得相应资质的第三方存证平台进行的区块链电子存证才能得到司法机关的认可,这就类似于公证机构、司法鉴定机构一样需要取得相应资质。同时,还要积极建立一套统一可行的执行标准与行为规范,并且大力推进第三方存证平台与法院、仲裁机关、公证机构、司法鉴定机构、互联网平台公司等机构进行合作,实现资源数据的共联共享。
 
结语
 
毫无疑问,智能合约与区块链电子存证的出现给我们带来了诸多便利,这种便利既体现在日常生活当中,也体现在司法实务领域当中,但它们在给我们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对现有状态与秩序带来了挑战。实质上,每一项新技术的出现都会对既有的事物造成冲击与改变,法律也不例处。在这个随时都会出现新技术对现有法律体系与法律规定提出新要求与挑战的时代,我们应当时刻保持开放包容的心态,拥抱技术的发展,跟上时代的步伐,不断修订与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使法律成为技术进步的助推器。

作者:伍俊鹏 北京大成(广州)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