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Nov

法律讲堂:私人财富中的遗产管理新解读

06:14 PM

本文来源:广州律协,作者:韩宇

根据招商银行与贝恩咨询联合发布的《2017中国私人财富报告》的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的高净值人士数量达到158万人。与2014年相比,增加了约50万人,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23%,相比2012年数量更是实现了翻倍。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的时代红利,虽然造就了无数财富神话,但40年过后,一代创富者们芳华难再,家族财富该如何安全保障及平稳传承给子孙后代?这引起越来越多高净值人士和财富管理机构的重视与思考。
 
与此同时,中国的高净值人士,虽然收获了大时代的慷慨馈赠,积累了大量的财富,但从某个角度来看,他们是这个时代最缺乏安全感的一个群体。一切都充满了不确定性,一切都在被改变、被重构。如何才能让财富免受不确定的政策、法律和税务等风险,如何才能让自己的财富代代传承、富过三代?高净值客户财富管理服务,几乎是我们团队的律师每天都要面对的问题。在解答这些疑问的过程当中,我们深刻地体会到了这样一个结论:当高净值家庭财富积累到一定阶段的时候,在继续创富的同时,先有“保障”,方有“传承”,否则“竹篮打水一场空”将不只是一句谚语,而是高净值家庭不可承受的真实写照。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现在我们正经历一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财富转移,在这样的巨浪中,财富会面临多种多样的风险。但遗憾的是,虽然当下中国的高净值家庭财富积累已经不成问题,但对财富管理和传承的风险认知还严重不足,一旦遭遇意外,就会产生令人扼腕和难以挽回的后果。
 
我们通过本团队经办过的一个案例,为各位读者展示一下家庭财富风险发生的脉络:
 
黄女士,婚后生育一女。因黄女士生了一个女儿后再也不能生育,导致婚姻破裂,与前夫离婚。黄女士离婚后,孤身奋斗多年,资产积累颇丰。黄女士名下有多套房产,在银行也有几百万的存款和理财产品,但最为让她担心的是名下的商业物业和地产。黄女士这几年总担心中国会征收“遗产税”,想把财富给到自己的女儿。
 
黄女士的女儿之前在上海读大学,找了一个家庭条件很一般的男朋友,两人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黄女士虽然不太满意这个准女婿,但是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最后还是做了让步。阻止不了女儿的坚持,但考虑到女儿的婚姻风险,黄女士做了一个自认为很聪明的安排:在女儿婚前把名下的商业物业都过户给女儿,并在深圳全款购置了一套房产做为女儿的婚房,在女儿婚前落在其名下。这样既能保证财富是女儿的婚前财产,也不用担心遗产税了。
 
但没想到,事隔一年后,女儿在深圳的一次交通意外中身故,这对黄女士的打击是极大的。而更让她郁闷的是,她发现她的女婿、前夫和她自己都是她女儿财产的第一顺序继承人。当黄女士女儿死亡时,其女儿名下的商业地产份额和一套婚房就发生了继承关系,都会作为其女儿的遗产进行分割。按照我国继承法第五条的规定,没有遗嘱的,按法定顺利继承,第一顺序的继承人是父、母、配偶和子女。所以,黄女士、黄女士的前夫和女婿都是其女儿名下资产份额的合法继承人,且份额均分。对黄女士而言,这些财富都是她自己打拼出来的,现在她要将财产的一大部分分给她一生中最恨的两个男人,黄女士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黄女士遇到是高净值家庭最为常见的风险之一,未立遗嘱引发的继承风险。按照我国继承法的规定,对于遗产继承,继承开始后,有遗嘱的按照遗嘱继承办理,无遗嘱、遗赠的,按照法定继承办理。
 
我们可以大致总结一下高净值人士在财富管理中,不立遗嘱的风险:
 
01、财富传承功能偏离
根据《继承法》相关规定,第一顺序继承人为配偶、父母和子女。所以一旦高净值人士发生意外,能继他们财富的不仅有子女,还有他们的父母和配偶。这样一来,自己的子女并不能完全继承全部的遗产,这恐怕是很多高净值人群始料未及的。

02、遗产未经梳理,引发猜忌和矛盾
引发猜忌和矛盾。账目不清,往往是导致家族争产诉讼发生的主要原因。如果能留有遗嘱和遗产清单,所有财产都能明确,会使至亲反目、家庭不宁的悲剧减少很多。
 
在财富管理当中,我们可以这样定义遗嘱:遗嘱是财富人士按照自己的意愿,在生前对个人全部或部分资产进行传承安排的基础性法律工具。
 
1、遗嘱定向传承财富
 
财富人士可以通过遗嘱的财产清单功能,将自己所拥的种类繁多的财产进行整理,按照自己隐秘和具体的意愿,分别进行传承。遗嘱指定了财产分配的形式和指定继承对象,反映了被继承人生前对财产处理的愿望,能将财富精准定向传承。
 
可以说,遗嘱的定向传承功能是对公民财产所有权予以全面保护的最佳体现。充分实现了立遗嘱人的个人意志,通过自己认定的最可靠的继承人,将财产所有权在百年后转移给遗嘱继承人或受遗赠人。
 
遗嘱是风险意识和责任意识的具体体现,能够让人认真思考和面对百年之后传承的困惑,在充分掌控财富分配主动权的情况之下,通过传给谁、不传给谁,谁给的多、谁个的少,完成家族财富的转移和奖惩。
 
遗嘱以外的财富传承工具,可能因为种种原因无法全面覆盖所有的家庭财产,不能一揽子解决财富布局。但遗嘱不但可以将所有财产覆盖在内,还可以对接其他法律和金融工具,比如人寿保单、家族基金等,充分实现委托人意愿。遗嘱甚至可以和家族精神和文化相得益彰,承载精神财富的传承,这些优势都是其他传承工具无法比拟的。
 
2、遗嘱规避二代婚姻风险
 
以我们团队的法律实践经验来看,在我们为高净值客户提供遗嘱配置当中,几乎所有的客户都倾向于不把遗产百年后留给女婿或儿媳,换句话说,防儿媳或防女婿成了财富传承的一个隐秘而又核心的痛点。相关数据表明,近几年来,国人订立遗嘱的意愿对比过往已经得到显著提高,但为何国人在订立遗嘱时几乎从不指定女婿或儿媳做继承人呢?我们认为,这既和中国文化传统有关,也和近几年来中国高居不下的离婚率有关系。
 
高净值人士利用遗嘱确定百年后自己的身家只由自己的女儿或儿子独自继承,无论子女是未婚还是已婚状态,财富传承后都只作为自己子女的个人资产,不作为子女的夫妻共同财产,让财富锁定在自己家族中,是中国高净值人士财富传承的普遍目标。
 
3、利用遗嘱指定监护人
 
计划生育政策虽然在中国越来越式微,但作为一项执行了多年的基本国策,在财富领域导致了一个意外的后果,那就是:独生子女家庭,当被监护人只剩下唯一的父亲或母亲,而该母亲或父亲也可能得了绝症快去世的时候,如何保障被监护人的的成长和生活?此时该监护人往往希望能够立通过遗嘱给子女指定“新监护人”来给以保障。
 
2017年3月15日,中国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民法总则是民法典的开篇之作,在民法典中起统领性作用。而《民法总则》第二十九条规定,确定了遗嘱指定监护人的效力问题,即被监护人的父母担任监护人的,可以通过遗嘱指定监护人。遗嘱指定监护制度,是我国《民法总则》所新设立的监护制度之一,由被监护人的父母通过遗嘱指定监护人,加强了对被监护人的保护力度,解决了财富传承实务中的难题。当然,该条文由于规定在《民法总则》中,还缺少配套的法律规定,实践中操作起来,比较复杂,在遗嘱起草过程当中,最好聘请专业人士予以拟定。
 
4、遗嘱搭配法律协议
 
人寿保险和家族信托,综合传承财富
 
遗嘱,是家族财富保障与传承的制度性工具,如果想要把不动产、企业股权、艺术品和现金等,既稳妥安全的交给自己的小孩,又能防范小孩的婚姻风险、挥霍风险和意外风险等,甚至将来传承给第三代、第四代,还需要综合性的考虑,将遗嘱、大额保单和家族信托等结合起来,重新设计家族财富的持有架构,把风险隔离做的更彻底,真正做好家族财富保障与传承。
 
当然,遗嘱虽是众多财富管理工具当中的基础性工具,但我们说,越是高净值家庭,家庭财富的种类会越复杂,所需要运用的财富管理工具就会越多,这是光凭遗嘱是难以做到的。财富管理与其说是工具的组合,不如说是一套系统性的工程,既需要顶层设计,也要把各种工具艺术性的进行搭配。中国家庭财富的保障与传承能否成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们能否树立正确的财富意识,找准家庭财富管理的风险,善用财富保障和传承工具,才能稳健中求进步,实现家庭和睦、财富代代相传的目标。


其它导读:
http://​www.51zjyp.com